《逆水寒》官方论坛

查看: 348|回复: 0

[段子] 【自在门】【端午】【小说】端午节特辑

[复制链接]

2

主题

137

帖子

0

醉红尘

2018世界杯狂欢大宝宝论坛见证者

发表于 2018-6-16 02:03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逆水寒社区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创建论坛帐号

x
本帖最后由 村上木 于 2018-6-16 02:13 编辑

端午节特辑

让我们来看看端午节汴京城的主角们都在干什么呢 。


微风徐徐,菖香缕缕,汴京城此时正弥漫着箸叶的香气。


河边渐渐传来隐隐的鼓声,在城中不起眼的小屋内。
赫连春水正在小心的洗着箸叶,此时息红泪还在懒懒的抻着懒腰,显然刚刚起床,赫连春水听后面传来许些轻
响,转过头来看见了那个一直在自己心底的人儿。仿佛永远不变的一袭红衣的息红泪,正倚在门边,打着哈气。“你醒啦,昨晚睡的还好么。”说着赫连春水转回了头,继续洗着箸叶。“恩,还好啦。”息红泪轻轻走了过来,靠在了赫连春水的后背上,“看你这么勤奋的份上,我要小小的奖励奖励你。”说着息红泪将整个身体压在了做在低板凳上的赫连春水的背上,轻轻的亲了一下他的脸,双手从他的肩膀越过环在了一起,轻轻的前后晃动。“好啦,不要闹了,我还在洗箸叶,一会儿咱们包粽子吃。”他的头微微倾斜,靠在了她的头上,轻柔道。“那我去梳洗下,然后去把前几天泡着的糯米哪来。”息红泪缓缓回到房间里。赫连春水摇了摇头,轻笑了下,继续手中的工作。和自己爱的人无论做什么都是幸福的,他早就深深体会到了。良久,息红泪淡妆走了出来,手中端着泡好的糯米,放到了赫连春水的旁边,挨着他做了下来,他见她也要伸手帮忙时,制止了她,“这些事情我来就好了,你在一旁歇息这。”“这也不让干,那也不让干,你是不是想把我养的白白胖胖的然后卖肉啊。”她笑着看着他,眼中荡起阵阵涟漪。“当然了,把你养的胖胖的不过不会卖的,我自己还爱不过来的呢,怎会分给他人。”他看着她眯起的星眸,心中淌过一阵温暖。见她执意要与自己一起包,也便没有再拒绝了。两人一起包起粽子来。“看看看,本小姐包的第一个粽子,好不好看。”她推了推他,把刚刚包号的粽子放在了他的前面,他见包的惨不忍睹的粽子,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拽了一下绑在粽子上的一根箸条,包好的粽子一下散开了花,在近十层箸叶下,他看到里面的米只有不到自己包的十分之一。他转头看见息红泪的脸上布满怒容,“好啊,本小姐辛辛苦苦包的粽子,你既然给拆了,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。”说着把散开的粽子与箸叶一同放在了赫连春水的盆中,扬起盆中的水向他甩去,赫连春水没有躲闪被贱了一身,息红泪停了手中的动作。“你怎么不躲开啊。”“这不是给你恕罪呢么,没事的,衣服脏了还可以再换一身啊,你等下啊我去换身衣服。”说着赫连春水放下手里包好的粽子,回里屋去了。息红泪看着他的背影轻吐出了傻子,“你说什么,我没听清啊。”赫连春水边擦手边回头问她。“没什么啦,快去换衣服啊。”息红泪一甩红袍,长长的丝带打在了他的背上。




汴京另一处,

“端午节到了。”无情坐在轮椅上,对着面前的三位同为捕快的兄弟说,“来来来,啥也别说了,先干了这碗雄
黄酒。”追命拍了拍桌子。“追命,你还是那么贪杯啊。”冷血嘴上说着,手中也是端起酒杯。“想一想咱们大概就多久没这样坐在一起喝酒了。”铁手也将斗笠放在了一旁,接过追命递过来的雄黄酒。四人一饮而尽,追命又倒起酒来。“现在案子本来就少,也没有能让我提起兴趣的案子。很是无聊啊。”冷血倚在了铁手身上,铁手浑然未动,“案子少是好事情,这说明作恶之人越来越少,百姓也好心安。”无情看着冷血说,“听闻三清山近日会有许些弟子下山,这里不妨有当初咱们的好友。”追命分完了酒,蹲在座位上。“是啊,不过我担心,有些恶人会趁机作乱,或是加害新下山的人,所以我打算过几日亲自去上一趟三清山去一次自在门,如果可以我想先接一批人安全抵达汴京。”铁手喝了喝面钱的酒。“我也正有此意,不过我行动不便,不好长途跋涉,这事情就有劳铁手了,这一杯我敬你,替我好好照看师弟们。”无情端起酒碗大口喝了下去,“哈哈,客气了,都是自家兄弟,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。”铁手也是将剩下的酒喝完。四人又谈论了起来,说一说自己执行案子是发生的趣事,遇见的人。



一处酒楼中,

温柔和雷纯正坐在一起吃饭,二人碗中各有一冒着热气的粽子,“雷纯姐啊,你看这到了端午节,不知打算送
什么礼物给妹妹啊。”温柔笑眯眯的看着眼前和自己同样惊艳的雷纯,“这话不应该姐姐问么,妹妹到是准备了什么礼物送给姐姐解闷呢。”温柔戳了一下碗中的粽子,“不应当是姐姐给妹妹么。”“是啊,姐姐给妹妹,妹妹给姐姐,我给你你再给我,不就相当于咱们谁也没给谁么。”“哼,这不一样吧。”温柔好看的脸鼓了起,像是受气的小猫。“哈,好妹妹啊,姐姐跟你开个玩笑啊,不要生气了,来看看姐姐给你准备的簪子。”雷纯手腕一翻像是变戏法似的,变出一翠玉雕着花瓣的小巧发簪。温柔一看,便喜欢上了它,“哇,谢谢姐姐。”温柔连连拿过雷纯手中的发簪,梳理了下头发直接插在了上面。脸上笑开了花,看的远处的王小石一愣,竟失神了,此时的王小石正在和白愁飞一起坐在房檐上,默默对酌,没有配菜,没有过多言语。白愁飞看王小石发直的双眼,推了推他,王小石缓过了神,“干嘛。”“别直眼了,你口水都快落地上了。”白愁飞较好的面容笑起来也是英气十足,王小石下一句直接让白愁飞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。“哼,不是你看雷纯的时候了吧。”“你。。”王小石没有回话只是端起酒杯示意白愁飞,白愁飞也端了起来,清脆的碰撞后,杯中的酒一滴不剩。两人又回到了方才的状态,王小石看着温柔,白愁飞看着雷纯。




城中的一个小茶馆,


苏梦枕坐在一旁,冷眼的看着刚刚做在对面的狄飞惊,狄飞惊一如既往的低着头,觉得苏梦枕一直在看他,便问。“怎么,不欢迎我来么。”狄飞惊微微一笑,本就好看的脸,连女子都自愧不如,“没有,只是没料到你会不请自来。”苏梦枕冷冷的看着他,“呵呵,其实我想问堂堂细雨楼的楼主,好好的端午节为何自己孤身一人在这小茶馆喝茶呢 。”狄飞惊眯上了双眼,“偶?”苏梦枕听这句话竟轻笑了起来,“那请问堂堂的半分堂的大堂主为何也孤身一人来着偏僻的地方呢。”“我不是孤身一人啊,不是还有你么,咱们现在都不是孤身一人。”说着挥了挥手,叫茶主给自了个茶杯。两人自顾自的喝了起来,谁都没有说话,或许也没必要说话,就以这样的方式静静的喝茶,苏梦
枕看着狄飞惊,狄飞惊也看着苏梦枕。




   端午节到了,村某人在这里祝大家端午节快乐,别忘了吃好吃粽子(口水)啊。

     若是大家喜欢的话,请在百忙之中抽出一点时间,留意下村某人的作品是对村某最大的回报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论坛ID:村上木





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创建论坛帐号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